13184776998

497728262@qq.com

河北省石家庄市

联系人:魏律师
联系电话:13184776998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

免费咨询热线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最新资讯
讲解刑法中“明知”的判断手法

信息来源石家庄刑事律师 |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28日

     刑事律师讲解 “知道”的判断是刑事司法实践中常见的问题。探索刑法中“知道”的判断方法,对于正确审理刑事案件,准确打击犯罪,有效纠正刑事错案,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在司法实践中,“知道”的判断是存在的在很多问题上。例如,一些混淆的概念将“应该知道”等同于“知道”。再比如,相关法律文件并没有为“知道”的判断过程正名。即使犯罪人以“不知道”为由提出上诉,二审刑事判决书也没有向犯罪人“不知道”提出上诉给出回应的理由。再比如,一些法律文件在判断“知道”上不符合逻辑,推理几乎因为“知道”而陷入“知道”的循环论证,显然缺乏充分性,难以收到良好的法律和社会效果。


       为了提高刑事案件司法专业化水平,科学、合理、准确地判断“知”,笔者结合刑法相关理论和司法实践,提出以下判断方法供参考:
一、正确区分“知道”的相关概念。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些混淆“知道”相关概念的问题,如将“应该知道”等同于“知道”。“应当知道”表示行为人应当预见其行为可能产生的危害后果,属于过失犯罪范畴。“明
知道”表示行为人已经知道,属于犯罪故意的范畴。需要注意的是,司法解释中有时会用“应当知道”来表示“知道”。例如,根据《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2条,
第四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商品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其他情形”,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的“知道”。在这种解释中,“应该已经知道”意味着推定知道。因此,原则上,司法工作人员应避免适用“应当知道”的理解
明知”,但是,除非法律文书中有特别规定。
第二,行为人的供述是判断“知道”的重要依据。如果行为人对犯罪行为作出“明知”的供述,且该供述与相关证据在逻辑上自洽,则可以判断行为人主观上是明知。即使行为人当庭撤回口供,以“不知情”为由提出上诉,但不能出示相关证据证明自己确实“不知道”,应维持“知道”的判决结论。但是,如果能够证明办案人员使用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行为人作出了与“明知”有关的虚假供述,那么就应该推翻“明知”的判断结论。
第三,异常行为是判断“知道”的考量因素。如果行为人实施了违反常识、常态、常识的异常行为,只要能够证明行为人实施了相关犯罪行为,并且行为人不能对异常行为作出合理解释,则可以推定行为人主观上是”会意”。比如,行为人A被指控运输假币,在庭审过程中,A和他的辩护人辩称不知道本案中B买卖假币。但公安机关确认,A为了逃避调查,开车时关掉手机,掏出手机卡。根据经验法则,开车时,通常是不需要关掉手机的,更不用拿出手机卡了。A开车时关掉手机,掏出手机卡,确实是一种不正常的行为。假设行为人“知道”这是假币并进行运输是合理的。调查人员应注意审查案件中的异常行为和相关证据。
第四,在处理相关刑事案件时,应谨慎适用“知道”的推定。“知道”的推定只有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才能使用。以间接证据证明行为人“知道”,必须形成逻辑自洽的证据链,不能用推定的方法代替调查取证。推定知识必须基于客观事实,不能主观臆测。司法工作人员应当运用逻辑的基本规则和逻辑推理的规则来审查相关证据。基于相关证据的推定结论应该是排他性的。应该允许行为人反驳推定结论。如果演员真的能提出正面的当有充分的正当理由时,推定结论应当撤销。需要注意的是,关于推定知道的司法文书是授权规范,使用的规范情态词是“可以”而不是“应该”。这意味着,当存在相关的法律情况时,不能想当然地认为行为人“知道”"。
第五,相关证据必须符合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排除合理怀疑原则的立法目的是通过严格的证明标准查明案件事实,防止滥用起诉权,有效保护公民权利。判断行为人是否“知道”,需要排除合理怀疑证明标准。只有当相关证据达到确认标准,并有足够的证据,足以消除合理怀疑时,才可以认定行为人“明知”。如果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则应坚持从不怀疑犯罪的原则,做出有利于行为人的推定。
第六,不同犯罪中“知道”的具体判断方法既有一般规律性,又有特殊性。不同的犯罪有不同的行为内容,这就决定了不同的具体犯罪有各自的特点。例如,对洗钱犯罪“知情”的司法判断方法不能适用于其他犯罪如销售、购买、运输假币罪、持有、使用假币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票据诈骗罪等。由此可见,不同犯罪中“知道”的具体判断方法既有一般规律性,又有特殊性。因此,要探究具体的犯罪“知道”的判断规则既要探索一般方法和规律,又要结合具体的犯罪特点和司法经验。
第七,“知道”的判断最终是通过裁判的推理实现的。“知道”的司法判决是一个法律推理和裁判推理的过程,应当保证证据的真实性,统一法理和事物,遵守逻辑规律和规则,符合论证理论,体现裁判推理的充分性分性别。在以“知道”为主观要件的刑事案件审理中,行为人是否以“不知道”为借口,应当在裁判文书中对“知道”的判断过程进行推理论证;辩护意见是否采纳,应在裁判文书中充分体现和阐述讲解推理。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 度地实现刑事司法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本站内容、图片、视频为网站模板演示数据,如有涉及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提供书面反馈,我们核实后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