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84776998

497728262@qq.com

河北省石家庄市

联系人:魏律师
联系电话:13184776998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

免费咨询热线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行业动态
从事的刑事律师行业是否存在危险

信息来源石家庄刑事律师 |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28日

      刑事律师法律规定,一般情况下,律师可以凭三证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那么,是否意味着律师可以持三证直接到看守所见面,无需向办案机关提交手续?在实践中,根据新《刑事诉讼法》,律师接受委托后应及时告知办案机关。因此,律师接受委托后,应先将委托人签署的授权委托书复印件、律师事务所的公函和律师证明提交办案机关,然后安排会议。


      根据法律规定,律师可以从侦查机关了解案件情况和犯罪嫌疑人被羁押的地点。如果他们不向办案机关提交手续,他们就无法了解这些情况。只要律师履行了提交手续的义务,办案机关和看守所就要安排律师到看守所见面。存在看守所以律师未告知办案机关委托为由拒绝律师会见的风险。
风险1:刑事犯罪的风险
      触犯刑法是刑事律师执业中最大的风险之一。所谓“剑上舞女”,既不是用来形容“生死”的严重性,也不是“公正与公平”的一般格局,而是用来形容律师的谨慎与不安。
      2014年11月18日,浦江县人民法院审理何恒涉嫌诈骗受贿案时,9名证人称,詹某某、刘律师为了帮助何恒减轻罪责,找到了他们,要求他们改证,所以提供了与事实不符的证言。审判后,律师詹某某和刘谋被浦江县公安机关逮捕。冒险不需要同情,但是背后有一条法律让律师害怕。
      被刑事律师挥霍一空的《刑法》第306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改变证言或者违反事实作伪证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帮助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似乎已经比较明确,但在实践中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什么是威胁?什么是诱惑?对犯罪的描述不够准确,难免让律师担心会因为滥用条款而被列入。
      根据法律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但在这种情况下,《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
      因此,在现实中,律师为了有效履行辩护职责,有时不得不在未对有关机关的取证申请做出回应的情况下,主动调查相关情况。但在此过程中,可能会不小心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进而触犯刑法第三百零六条规定的“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碍作证”罪。比如在取得证人证言后,证人突然逆水而行,将手指指向律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律师没有提前做好防范,他会辩称。
       此外,在面谈、调查取证、阅卷等过程中,司法实践中也时有发生辩护律师由当事人或其他共犯设定的情况。比如共犯冒充委托律师获取律师对案件进展的了解,比如被告利用律师核对证据、猜测情况来改变口供。
      由此可见,刑事律师的辩护行为不仅可能使部分有罪被告人逍遥法外,还会直接给律师带来很大的执业风险。因此,刑事律师在办案过程中,尤其是案件侦查阶段,不得不防范被告人。
风险2:人身安全风险
       如果将上述刑事风险理解为立法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刑事律师面临的人身安全风险则更多地聚焦于世界和公众观念。
       当事人的概念是最难琢磨统一的。每个案件的当事人都有不同的性格和处事方式,但他们的利益是亲属可以逍遥法外或者犯人可以被重判。一旦达不到预期,其中一方就会大发雷霆。素质好一点的,可能会被骂。如果你脾气不好,你甚至可能做出极端的行为。
      还有一个困境。一方面,如果被告被判轻罪或无罪,被害人家属可能会极度愤怒,对律师进行人身报复;另一方面,如果被告被判重刑或死刑,被告可能会将不利判决的愤怒转嫁给律师。无论如何,律师是一方心目中的反派。
      这也是一个社会观念问题。我国自古以来的传统思想塑造了善恶不容争议的思想,但没有多少人意识到反驳是调查的基础。包括一些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在内的很多人,仍然秉持律师是阻碍他们破案的异己势力的观念,甚至会对律师进行报复以发泄个人怒火。我们还得让我们的刑事律师一手绑在背后做事,不敢和警察检察官碰撞,只好打人情牌。
      日本法制剧《赢家是正义》里有一个情节。女主角问男主角顾美门:“法院判决他无罪。如果我们错了呢?如果他真的是杀人犯呢?”顾美门律师说:“没办法,谁让检方证据不足呢。”
      这个情节很深刻,一句话就体现了对程序正义的尊重。如果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观念,如果每个人都认可律师的真正价值,那么人身安全风险大概是可以避免的。
风险3:声誉风险
      律师代理民事案件,面对的是民事主体和平等主体。但刑事案件涉及的对象相对较多,除了被告人还有国家机关。民事案件中,如果当事人讨厌,稍有不慎就吐槽,在一定范围内,影响不会太大。但在刑事案件中,如果触碰到一些红线,被有关部门作出负面评价,对律师声誉的影响可能不是受理案件那么简单。
       相对于上述的犯罪风险和人身安全风险,名誉风险看似没有那么严重,但实际上影响了律师面临的社会评价降低的风险,影响了一个人作为律师的生存能力。如果活不下去,一切都是空谈。每天都有人因为案件缘起而退出。毁掉一个律师的名声,相当于断送了他的执业生涯。
      客户对律师的侮辱和诽谤,有关部门对律师的不利评论,舆论特别是媒体对律师的不当报道...这些都是现实中存在的,正在发生的事情,律师需要谨慎对待,但我们也希望外界能更好的理解律师,更温柔一些。
      消除公众误解,改进立法工作。偏见不是一瞬间就能消除的,立法体制也不是一蹴而就就能改变的。
      根据《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各国政府应确保律师“不会因其根据公认的专业职责、规范和道德采取的任何行动而受到起诉或受到行政、经济或其他制裁的威胁。”
      律师执业豁免,即律师的执业行为或职务行为本身,尤其是律师参与诉讼活动的职务行为本身,不受国家法律的制裁,无论这种行为是否偏离或超越案件的真实情况,只要符合国家法律。
      希望我国也能建立和完善律师执业豁免制度,让律师最大限 度地行使辩护权和代理权,改善执业环境。我也希望我们的行业协会不再被有关部门视为“合作部门”或“下属部门”,真正成为自己的协会和律师的“娘家”,这对行业和律师都是好事。


以上是刑事辩护律师的相关内容分析

本站内容、图片、视频为网站模板演示数据,如有涉及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提供书面反馈,我们核实后会立即删除。